1. <em id="cfcir"><acronym id="cfcir"><input id="cfcir"></input></acronym></em>

    2. 560小说网 > 重生之大少奶奶不好惹 > 第394章夜无烟的戏谑

      第394章夜无烟的戏谑


        丹青轻叹一声,也不好再说什么,伸手拉过来药箱打开,一边拿着药膏、纱布,一边嘟囔道:
        “行行行,小姐说什么,便是什么,丹青只有听从的份儿,哪有置喙的机会??!小姐做事,向来滴水不露,想必这次,也是有十足十的把握,是丹青多嘴了!”
        “哎哟哟,这话说得,酸溜溜的,听得我头脑发蒙。小样儿,你那点儿花花肠子,我还会不知道吗?我知道你是在担心我,我也知道,经历过这么多次的生生死死,你害怕了。因为我在你心里很重要,所以你害怕。青啊,你放心,以后,我会好好自己,让你不再为我害怕担忧?!?br/>  丹青手中紧紧攥着小瓷瓶,努力让眼泪不掉下来。木语花从腰间把手帕拿下来,轻轻擦掉丹青眼角的泪水,笑着说:“别哭啦,以后感动的地方多了去了,要一直哭,恐怕这眼泪,得存一段时间了!”
        “噗……”
        木语花开玩笑,逗弄着丹青,丹青一把拿过木语花的手帕,胡乱擦了擦眼泪,佯装生气的说:“小姐就会说这样的话,哼,快点上药吧。不然真的感染了,可如何是好?”
        丹青说着,伸手就去拉木语花的衣领。突然,二人手中的动作戛然而止,同时抬头看着站在窗口,一脸坏笑的夜无烟。
        丹青慌忙将已经解开两颗扣子的衣衫,赶紧遮上,瞪着夜无烟喊道:
        “夜公子,你得出去了!我要给小姐上药,你在此处,多有不便!”
        “哈哈……我以为你们主仆俩你侬我侬,完全把我当空气呢!没想到,在最关键时刻,还能想起来,在这个房间里,还站着一个大男人!不过,在我看来,这衣扣解开,也没什么看头!”
        夜无烟一副已经看到了七八分的样子,木语花低头,看了看自己的衣领,就算衣扣解开了两颗,也只能看到锁骨的地方,其它就算想象,夜无烟也没有那个胆量!
        木语花听着夜无烟的戏谑,拍桌而起,指着夜无烟说道:“你个坏人,再说这样的话,小心我……小心我……”
        “小心你怎么样?哈哈……说不出来了吧!”
        夜无烟看着木语花涨红的脸,就知道,即使她与郑叶熙成了亲,两个人也是清清白白的,从木语花此时此刻的反应就可以看得出来。夜无烟心情大好,刚刚走到房门口,突然转身,倚靠在门框上,戏虐的看着木语花。
        夜无烟本来就长得很妖孽,又身着一身红衣,这样倚靠在门边,不知道可以迷倒多少红尘美女。
        可木语花却单单不吃这一套,轻哼一声,脸上的潮红退去,重新坐在凳子上,一改慌张,无所谓的回答道:
        “小心我,就让你送到这里,我自己带着丹青,前往长安城!”
        原本笑着的夜无烟,敛起笑容,这句话,是夜无烟最不愿意听到的。他这辈子,最不愿意听到木语花说离别之类的话。
        木语花没有听到夜无烟的回答,转脸看着他。夜无烟慌忙笑了笑,说:“知道了,我现在就去小二那里,寻几壶好酒来,你不是要不醉不归吗?”
        夜无烟说完,转身就要往楼下走,丹青慌忙叫住他,喊道:“夜公子忘记小姐身上有伤,喝不得酒了!”
        奈何夜无烟才不理会,已经走下两三阶,背对着房门悠然说道:
        “你家小姐身体壮如牛,那点小伤,不碍事?!?br/>  听到这样的回答,丹青尴尬的回头看了一眼木语花,呵呵一笑,走到门口,将房门掩上,而后坐在她的身边,帮木语花上着药。
        木语花的确伤的不重,月筝的那把小匕首,刺进去也就只有一点点,虽然流了一些血。丹青打开衣服的时候,那血已经干涸了,只是能清晰看到有一个小小的口子。
        丹青轻轻用纱布,沾了清水,帮木语花将血渍擦掉,又拿着小瓷瓶倒上去药粉,最后拿起纱布就要包扎伤口,木语花赶忙挡住,看着丹青说:
        “青啊,这点小伤口,就别浪费那么多的纱布了!缠厚厚的一层,还特别不舒服。不用包了?!?br/>  丹青皱着眉心,手中拿着纱布,看着木语花要把衣领拉上来,伸手挡住,说:“那怎么可以?虽然是个很小的伤口,可是,这走起路来,衣服若是蹭了、磨了,也是很疼的!小姐身躯娇贵,怎能为了省那点点纱布,就不包扎了呢!不可,万万不可!”
        “青啊,真的不疼!就这点儿小伤口,用个创可贴,都嫌浪费!”
        木语花接过丹青手中的纱布,重新放回药箱里。丹青没听明白,看着木语花问道:
        “创可贴?那是何物?”
        “额……”
        木语花被问得一愣,思虑片刻,只好随口一说:“就是小纱布之类的?!?br/>  “哦?!?br/>  丹青点点头,可还是没明白,也没有再去问。既然木语花不愿意包扎纱布,丹青也就没有强求,只好帮着她,系好扣子,整理衣裙。
        夜无烟走到楼下,找到站在柜台的店小二,冷声问道:“你们这里前不久是不是来了一个不足二十的女子,名唤月筝?”
        店小二看着夜无烟,想了想,点点头,说道:“是的大爷,也是几天前的事情了,这个月筝来的时候,已经好几日没有吃饭了,我们老板见她可怜,便让她在后厨洗洗刷刷,大爷可是寻这个丫头?”
        夜无烟点点头,说道:“我自己过去看看,你先给我备上两大壶上好的果子酒,我马上带到房间?!?br/>  店小二点点头,看着夜无烟朝着后厨走去,挠挠头,转身走进酒房。
        夜无烟顺着后门走过去,里面就是客栈的后院,夜无烟刚才安置马车的时候,就是从这里走过来的。
        “奇怪,我刚才怎么没有注意到,月筝就在这个后院?”
        夜无烟看着坐在后院角落里,刷着碗盘的月筝。天寒地冻,别说碰一碰凉水了,就算是把手从衣兜里拿出来,这样的小姑娘恐怕也会受不了。
      辉煌棋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