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em id="cfcir"><acronym id="cfcir"><input id="cfcir"></input></acronym></em>

    2. 560小说网 > 盛宠之将门嫡妃 > 127.我姐真帅,姐夫好惨

      127.我姐真帅,姐夫好惨

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天气阴霾,寒风刺骨,大雪将至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两军对垒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只听北胡主将叫嚣,大军哄笑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楚明寅醒着,闭着眼,神色痛苦难堪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南楚军中将士,脸色都难看起来。他们这些日子辛辛苦苦,浴血奋战,为的是什么?难道就这样功亏一篑吗?叶缨是他们敬重的主将,如何能受北胡蛮子的折辱?她若跪下,南楚人的脊梁,都弯了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叶缨和宋清羽对视了一眼,策马而出,行至阵前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桂鹏放声狂笑:“南楚的娘们儿要给咱们磕头了!兄弟们,睁大眼睛,好好看着!”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躲在暗处的哑奴气得脸都黑了,这个乌龟儿子王八蛋!竟然敢羞辱叶缨?找死啊找死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若不是叶缨今日临行前,再次叮嘱哑奴不要轻举妄动,他早冲出去了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所有人的视线,都集中在了叶缨身上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她面容清冷绝色,身形纤瘦,着银甲,脊背挺直,端坐马背,微微仰头,看向了桂鹏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桂将军,你知道,南楚有多少皇子吗?”叶缨声音清清淡淡,问了桂鹏一个问题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桂鹏笑容僵硬在脸上,眼眸微眯,冷声问:“你什么意思?”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算上你手中的八皇子,我们南楚,一共有十位皇子。太子只有一位,如今好好的在京城?!币队嵝α艘簧?,“你抓了个并非储君的皇子,就想为所欲为?想多了吧!”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北胡人的哄笑声,都弱了下去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桂鹏冷哼一声:“倒是我小看你们南楚了!看来,这个八皇子,你不打算救,那我现在就杀了他!”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桂鹏话落,大手扼住了楚明寅的脖子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楚明寅瞪大眼睛,脸色青白,很快就感觉呼吸困难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南楚的人神色都变了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桂鹏在等,赌叶缨不可能看着楚明寅去死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但叶缨平静如斯,就那样静静地看着,一言不发。因为她也在赌,赌桂鹏不可能杀了楚明寅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最终,叶缨赢了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桂鹏在楚明寅断气之前,猛然收手,将他拍到了地上去!居高临下,面色阴沉地看着叶缨:“你够狠!”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不如桂将军?!币队裆骄踩缢?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他的命,你们到底要不要?”桂鹏冷声问。北胡已至穷途末路,他若是真把楚明寅给杀了,一点好处都没有,只会加快北胡灭亡的进度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看来桂将军终于冷静下来了?!币队裆厮?,“现在,我们可以谈条件了。作为南楚皇子,他的命,我们自然是要的,事关南楚皇室尊严。不过奉劝桂将军一句,南楚的妥协是有限度的。若是因为一个人,伤及国本,这种买卖,绝对不做。所以,请桂将军不要浪费我们彼此的时间,想清楚再说话!”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南楚的将士,看着叶缨的背影,都松了一口气。这一局,主导权,已经被叶缨抢回来了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遇事不乱,不慌,不迷,不急,就不会被对方牵着鼻子走。这是叶缨和叶翎姐妹相似的行事作风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桂鹏神色一变再变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让南楚归还侵占的北胡城池?没有意义。北胡大军死伤无数,就算把那些城池抢回来,都是暂时的,还会再被南楚打回去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如今,北胡的敌人不止南楚,还有东晋和西夏……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桂鹏高声说:“你们南楚退兵,出兵打东晋和西夏!”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叶缨微微摇头:“不可能?!蹦铣换嵛艘桓龀饕?,在这个时候,把东晋和西夏都逼成敌人,那样,离覆灭也不远了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桂鹏也知道这一点。他突然觉得,抓了楚明寅,真的得不到多少好处,不由心中火起,狠狠地踹了楚明寅一脚,转头看着下方的叶缨,神色一动,高声说:“叶将军,我有一个更好的主意!你,用自己来换楚明寅!”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南楚大军之中一片哗然!在这些跟着叶缨打仗的将士心中,她比楚明寅这个废物皇子,重要得多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桂鹏看着下方的动静,冷笑连连,慢条斯理地把楚明寅从地上拽起来,提在手中:“叶将军,我知道你嘴皮子很厉害,但你若是再敢讨价还价,我就把楚明寅从城楼上扔下去!”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桂鹏突然想到,叶缨的价值,比楚明寅高!一旦擒住叶缨,接下来南楚大军群龙无首,不敢轻举妄动,便也不足为惧了!楚皇为了军心民心,都会不计一切把叶缨救回去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眼见着楚明寅被桂鹏提着,放到了城墙之外,他一松手,楚明寅就会坠落下去,粉身碎骨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叶缨点头:“好,如你所愿,换人?!?br/>  
            宋清羽拧眉,南楚大军之中躁动起来,有声音说不能这样做,一开始很小,后来越来越大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叶将军,不能换人??!”有个小将高喊了一声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劝阻的声音此起彼伏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叶缨回头看了一眼:“从此刻开始,宋将军替代我的位置?!?br/>  
            宋清羽神色有些不认同,但并没有反对,轻轻颔首。虽然不清楚叶缨有什么计划,但他最应该做的是支持她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桂鹏冷笑着,在楚明寅耳边阴恻恻地说:“你这个废物,确实没什么价值,在他们心里,还不如一个娘们儿来得重要呢!”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赤裸裸的挑拨离间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楚明寅嘴角溢血,闭口不言。他知道,他这些年经营的好名声,经此一事,彻底毁得干干净净。南楚的民心,他已经失去了……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见叶缨下马,桂鹏挥手,他身后的两个高手从城楼上飞身而下,手中拿着锁链,朝叶缨奔来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叶缨面色平静,放下武器,任由锁链束缚了她的手脚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两方的弓箭手,都已蓄势待发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城门大开,叶缨一步一步走了进去,而桂鹏将楚明寅从高高的城楼上,扔了下来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宋清羽飞身而起,接住楚明寅,立刻交给身后的士兵,城门重重地关上了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片刻后,叶缨出现在桂鹏身旁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桂鹏近距离看着叶缨,笑了起来:“叶将军可真是个大美人。不如跟了我,咱们联手打天下如何?”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叶缨神色淡淡地看了桂鹏一眼:“不如何。桂将军太丑了,配不上我?!?br/>  
            桂鹏神色一僵,冷哼了一声:“嘴皮子功夫倒是一流!不过你为了救楚明寅,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!”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话落,桂鹏拔剑架在了叶缨脖子上,看着下方的南楚将士冷声说:“交出所有粮草,退兵百里!否则……”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则字尚未落下,一道白绫从叶缨袖中射出,缠住了桂鹏的脖子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在身旁的北胡高手对叶缨动手之前,叶缨从城楼上面,纵身一跃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桂鹏惨叫一声,被白绫拽着脖子,跟着叶缨一起,坠落下去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城墙之外,是北胡人的盲点!却是南楚大军正对着的地方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宋清羽已搭弓上箭,利箭破空,正中桂鹏胸口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而他弓箭扬起,三箭齐发,同时射死了三个从高处瞄准叶缨的北胡弓箭手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宋清羽一声令下,南楚原本严阵以待的弓箭手全都利箭离弦,射向了北胡城楼之上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而北胡人多数在城内,城楼之上的弓箭手,数量远远不如南楚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叶缨已稳稳地落在了城墙根下,用白绫和锁链,控制着桂鹏的身体,挡在自己身前!转身,面对城墙,押着桂鹏,慢慢后退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北胡人眼睁睁地看着,却不敢轻举妄动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桂鹏还活着。但白绫绕颈,胸口中了一箭,吐血不止,动弹不得,脸色跟被雷劈了一样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就听叶缨清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:“桂将军,多谢你看得起我,我没有让你失望吧?”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丢了剑,手脚被铁链束缚,就失去一切反抗之力了?正常人是会这么想,但桂鹏太小看叶缨了!她若是没有后招,怎么可能束手就擒,任人摆布?在进城之前,叶缨已算好了接下来的每一步!而宋清羽与她配合默契,不必多言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暗处的哑奴,神色很是欣慰。他已做好随时出手的准备,没想到叶缨如此大胆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叶缨退到宋清羽身旁。不过是普通锁链,很快就去掉了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拔箭,桂鹏胸前血流如注,触目惊心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而南楚大军,再次士气高涨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清羽,照原计划,攻城!”叶缨清淡的声音,燃起了将士们心中的战火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宋清羽率军,对面前的城池发动了猛烈的攻击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而失去桂鹏这个主将,北胡人早已是一盘散沙,根本没用多久,城门就破了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军医!给桂将军疗伤!”叶缨把桂鹏交给军医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两个军医过来,拖着桂鹏在地上走,血流了一路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完颜幽躲在暗处,不甘心地看着楚明寅就这样被救了回去,南楚一点损失都没有,还失去了一员大将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公主,这个时候,不宜再出手!那个叶缨护着楚明寅,我们不是她的对手!”木苍对完颜幽说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完颜幽面色冰寒,握着双手:“难道就这样算了吗?”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木苍压低声音:“公主,来日方长。北胡已经没救了,待楚明寅回到楚京,我们再寻机会动手,比现在容易得多!”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好!”完颜幽冷笑,“看来楚明寅在楚皇心中的位置,可是不低!他为了权势,不惜杀死我的孩子,还要除掉我!我会让他失去他最想要的一切!”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这一次,到开战时,已注定结果,毫无悬念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而叶缨有勇有谋,毫发无伤地从北胡人手中救出楚明寅,又擒住北胡主将,让南楚士气大振,对她更是敬服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南楚征伐北胡的脚步并没有停下,甚至更容易,速度会更快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清羽,接下来你主事?!币队Ф运吻逵鹚?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你身体不适吗?”宋清羽问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叶缨摇头:“有点累,想休息一下?!?br/>  
            “好?!彼吻逵鸬阃?。之前是他们两人轮换,如今叶缨直接退了下去,连每日的议事都不打算再参加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宋清羽知道,叶缨是要把接下来唾手可得的功勋全都送给他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宋清羽没有拒绝。因为他决定上战场,一个很重要的目的,就是想?;に牧轿皇γ?,叶缨和叶翎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这就是当初宋清羽曾在楚皇面前自荐,想跟叶缨争夺主将之位的唯一原因。他知道叶缨并不喜欢打仗,她这次站出来,是替叶翎的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八皇子请叶将军过去?!?br/>  
            叶缨蹙眉,去见楚明寅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多谢你救了我?!背饕芰四谏?,没有大碍,但连日的折腾,让他身体很是虚弱,面白如纸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不必,奉旨办事?!币队裆厮?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父皇……”楚明寅脸色难看地问,“旨意是怎么说的?”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尽全力,务必救下八皇子?!币队?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楚明寅神色一僵,苦笑起来。想必他父皇对他很失望吧,他这次又因为女人的事情,犯蠢了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叶缨,有件事,我想请你帮忙?!背饕砸队?,语气很客气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八皇子请直言?!币队?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楚明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:“若是抓到完颜幽,请放她一条生路吧。她跟北胡人不是一路的,这次的事,都是我的错,是我对不起她?!?br/>  
            楚明寅不想承认,但在完颜幽与他反目成仇之后,他才意识到,这个女人,对他来说,并不是什么都不是……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叶缨冷冷地说:“我不清楚八皇子跟完颜幽之间有什么爱恨纠葛,我与八皇子并无私交,若八皇子是用身份来命令我那样做的话,恕难从命!”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叶缨话落转身离开,觉得楚明寅脑子有??!因为他,险些酿成大祸,他现在竟然惦记的是女人?心里一点数都没有!他连太子都不是,叶缨不管他日后是什么身份,如今不可能听他的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楚明寅在该讲感情的时候拎不清,一心惦记着权势和名声。已经跟完颜幽反目成仇之后,才看清楚自己的心,又摆出一副痴情种的样子,还想挽回不成?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若是叶翎在这儿,定会送他俩字,煞笔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数日后,楚京接到最新战报,宋清羽写的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其中写了叶缨如何智救楚明寅,以及南楚最新的胜利战果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楚皇看过之后,大大地松了一口气,龙心甚悦!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百官以及叶翎都被宣召入宫,共享喜讯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叶翎只有一个感觉,她姐真帅!别的,没了……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出宫后,楚皇对叶家的赏赐就跟着送过来了,虽然叶缨并不在家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南宫珩打开一口宫里送过来的大箱子,直接把叶尘和小鹿点点都放了进去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叶尘坐在一堆金银财宝上面,挑挑拣拣,不喜欢的扔到一边儿去,喜欢的就往小鹿点点身上挂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这个好看,小姨!”叶尘举着一串珍珠项链叫叶翎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叶翎俯身过去,叶尘给她戴上,拍着小手说:“小姨真好看!”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叶尘又举起一个大金链子,笑嘻嘻地喊南宫珩:“美人叔叔!”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哎!”南宫珩过去,笑着低头,让叶尘给他戴上那个金链子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叶翎唇角微勾:“还不错,看起来很有钱?!?br/>  
            南宫珩把玩着金链子,有些遗憾地说:“真是可惜,你姐那么快就把楚王八给救了回去?!?br/>  
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,娶我有难度了?”叶翎似笑非笑地问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南宫珩摇头:“开什么玩笑?就算南楚把北胡整个吞了,我想娶你,谁也拦不??!只是你姐这么厉害,我替百里人渣感到担心,等你嫁出去,他想娶你姐,倒是难度不小?!?br/>  
            “没看出你担心,分明是幸灾乐祸?!币遏岣四瞎褚桓霭籽?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南宫珩笑了起来:“小叶子你说什么大实话?让百里人渣听见,岂不是要哭?”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此时,百里夙并不在西凉城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他在数日前赶到西夏军中,御驾亲征。不过做主的还是欧阳铖,百里夙并没有指手画脚,只是打算跟着学学怎么带兵打仗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西夏的征战步伐很快,欧阳铖同时关注着东晋和南楚两方的战况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这日接到最新情报,欧阳铖拿来给百里夙看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皇上,真是没想到,南楚叶晟的女儿,一个比一个优秀!那个叶缨,真是厉害!换了末将,当时那种情况,也会乱了阵脚,变得被动!她若是一个不小心,真让楚明寅出事,对她绝非好事,但她敢赌敢拼,有勇有谋,十分了得!”欧阳铖言辞之间,是对叶缨不加掩饰的欣赏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百里夙看着手中战报,眼底闪过一丝笑意:“嗯,你说得对?!被奥涫掌鹫奖?,对欧阳铖说:“朕要离开一段时日,欧阳将军继续打北胡?!?br/>  
            “皇上去何处?可需要护送?”欧阳铖问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不用?!卑倮镔硪⊥?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是夜,百里夙离开,就往南楚大军所在的地方而去。他想见叶缨,很想很想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同在北疆,其实两方离得已经不远了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百里夙日夜兼程,三日后,抵达南楚大军所在的城池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前几日下了大雪,大军行进速度慢了些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叶缨最近闲了下来,只是跟着大军往前走,诸事不管,全交给了宋清羽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夜半时分,叶缨放下手中的书,没有困意,飞身上了房顶,看着夜空的星星,想念家中的弟妹和孩子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察觉有人靠近,哑奴却没有现身阻拦,叶缨不用看,就猜到会是谁了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叶缨?!卑倮镔淼纳?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叶缨没有理会,百里夙飞身过来,想在她身旁坐下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离我远一点!”叶缨神色淡淡地说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叶缨……”百里夙神色无奈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“我见不到尘儿已经七十八天了,心情很不好,你从哪儿来的回哪儿!”叶缨冷声说。
        
            百里夙皱眉,沉默片刻后,摘掉脸上的面具,走过来,俯身,凑到叶缨面前:“看我吧,我跟儿子长得一样?!?br/>  
            叶缨看着面前突然放大的俊脸,面无表情地抬脚,把百里夙踹了下去!
      辉煌棋牌